袁隆平理发的路边店走红老板单次20元他给一百

新京报讯(记者 李一凡)“袁隆平路边小店理发16年”的话题引发关注,其中提及的位于长沙市芙蓉区红园东路的理发小店,因此招徕了不少访客。

今日(12月11日)下午,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小店的女老板曹小萍,她说,因收益不好,曾想到其他地方发展,但因袁隆平的一句“希望你可以继续为大家剪头”,让她犹豫一阵后,还是选择留下来。她说,为袁老理发16年,未来会坚持开下去,“家里人都挺支持的。”曹小萍透露,为了照顾小店不景气的生意,平时男士理发只收20元,“但袁老每次都塞给我100元,好几次追出去,他都不要。”

2、被取消高考资格的学生

曹小萍:2003年、2004年的时候,价格是3元、5元,现在调到了20元(男士理发)。

男士理发20元,“袁老每次都塞100元”

最后,高考是社会性质的考试,最终目的是为了选拔优秀的人才,所以只要考生符合高考要求,都可以参加高考,不管是复读生,还是多大年龄的社会考生。

比如考生在高考报名、参加高校自招等过程中,提供了虚假个人信息或申请材料,均被认定为在国家教育考试中作弊,一经证实后将取消其高考资格!当然,如果考生在高考前有严重的违法违纪行为时,也会被取消高考资格。

曹小萍:我这个店不会离开的,当初就是为了袁老留下的,不会离开。我在这儿开店,他剪头发也方便些。

高考是一项非常浩大的工程,全国上千万名考生同时参加考试,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。上述三类考生不得参加高考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高考的组织压力,节约高考资源。

高考前,有成绩差的考生通过单招提前进入了一些专业性较强的学校,还有一些成绩好的考生被提前保送到名校等,类似这种已经确定被提前录取的考生,将不得参加2020年高考。

新京报:未来有什么打算?

新京报:现在理发的价格是多少?

新京报:以往的生意怎么样?

新京报:现在小店在网络上走红,感觉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吗?

曹小萍:是的,这两年是这样的。他说,你这儿挺便宜的,生意也不是很好,他就硬塞给我100元,我其实不想要的。但身边人都说,人家诚心给,推来推去也不好,后来我就收下了。最开始的时候,我都会追出去,他就是不接,我还挺不好意思的。

袁隆平今年为曹小萍题的字。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

走红后顾客多了,“感觉很累”

其次,目前我国大部分中学在高二时就已经结束了全部课程,高三进行复习备考。复习生虽然多一年复习时间,但也要背负巨大的思想压力,并不比应届生优势大。

曹小萍:因为位置比较偏僻,生意不算很好。

新京报:有媒体报道,袁老每次过来理发,都会多付一些钱?

曹小萍:因为当年袁老师一句话。当时觉得很累,想到外面去发展,去开一家大一点儿的店。当时已经看好门店了,遇到袁老师来理发,我跟他说要走了,他就说,“啊,你以后走了,我们剪头怎么办?”这句话挺触动我的,我犹豫后还是留下来了。

店内悬挂的曹小萍为袁隆平理发的照片。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

新京报:你的家人支持吗?

3、高校提前录取的学生

曹小萍与袁隆平合照。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

曹小萍:说实话,我挺不适应的,今天理发的人很多,感觉很累。开了16年,这家店就只有我一个理发师。从开门到现在,都是我一个人在打理。

新京报记者从曹小萍处了解到,这家理发店位于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红园东路,距离湖南省农业科学院很近。自2003年开业后,一直没有关过门,已走过了16个年头。

新京报:袁老是从什么时候在你这里开始理发的?

所以,我认为,应届生高考不容易,但是复读生同样也很难,禁止复读生参加高考这种行为是不可取的。你觉得呢?你认为是否应该禁止复读生高考呢?欢迎留言交流。

曹小萍:2003年开店,袁老就开始在我这里剪了。说实话,我们大家都习惯了,平时农科院的人也来这里理发,大家都很熟。

首先,如果每位考生都只有一次高考机会,这无疑会让高考竞争进一步加剧,由此产生的“蝴蝶效应”后果我们无法预料。而且,如果是我们自己的孩子想复读呢?你还会坚持禁止复读生高考吗?

但是,随着高考改革的进行,教育部专门发出通知,有三类考生不得参加2020年高考,他们分别是高中非应届学生、被取消高考资格的学生与被高校提前录取的学生。

在十几年前,小编所在的学校经常会有高一高二的学生参加高考,他们一是学习成绩好想冲刺一下,二是提前感受一下高考的氛围。但是从2020年开始,高考改革新方案明确规定:只要不是高三应届学生不得参加高考。

我觉得,禁止复读生参加高考这种行为是不可取的。

对此,网友们普遍拍手叫好,但是很快,网友们却将矛头对准了这类考生——复读生。根据清华大学“中国大学生学习与发展追踪研究”数据表明,在全国本科高校中,有17.47%学生参加过不止一次高考,在四川、河南、河北等省份尤其明显。复读生数量越来越多,是否对应届生不公平,要不要禁止复读生参加高考,成为网友最大争论焦点。

曹小萍:我先生说,给袁老理发是一件荣幸的事,继续留在这里也方便袁老剪头发。因为他理发特别勤,有时候四五天就理一次。

新京报:为何坚持这么久?

You may also like...